第二十四章 专业的舞蹈训练

    柳诚深吸了口气,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楼梯间,才重重的松了口气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他身上现在全是香薰的味道,以及挥之不去的牛油果的香味儿。

    他完全没想到李曼会忽然早上7点多来到科威信息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!

    李曼生活很规律,这是这些年来,一如既往的行为准则,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拜访,柳诚毫无准备。

    烟味根本无法掩饰自己身上的香薰的味道,喝酒,大早上的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希望柳依诺可以为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,比如,他早上去了启明星或者诸如此类的理由。

    然后他猛地惊醒,今天是周六,启明星不上班。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他掏出了手机给柳依诺了个短信。

    柳依诺吃着早饭,看到了短信,她侧对着李曼,她怕自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他短信,你不来,我今天连早饭都没有了呢。”柳依诺将手机放在了柳依诺的面前。

    【姐,通州有个客户,我在地铁上了,早餐自己起床去买。】

    “去忙了啊。”李曼看着短信息,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柳诚下了几层楼,才乘坐了电梯,下了楼,打了辆车就奔着地铁站去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犹豫,在地铁站坐了十几站地,才又坐着车晃晃荡荡的回到了科威信息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身上的那种香气,在人潮涌动着,已经完全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弹出了一根泰山,然后又收了回去,如此之下,显得有点刻意和造作了。

    如何在李曼面前,伪装自己,对于他来说,是一个已经趋于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调动了表情管理大师,慢慢的走入了科威信息之内,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去了通州,他还买了份通州永丰包子铺的包子,来做证明。

    可谓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李曼倒是不疑有他,将购买两栋创汇科技园的账目做好,拿给了柳诚签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柳诚签完字,看着李曼满脸的不高兴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柳依诺应该不会出卖自己,那李曼这点小情绪,又是因何而来呢?

    李曼摇了摇头,她没有说明,是自己和陈婉若的谈判最终以失败而告终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说道:“那倒没有,但是总觉得又不好的的事情在生,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诚宽慰了一句说道:“哪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公司因为要准备一部分洛神系统的工作,所以周六一直在上班,周日的时候,柳诚还要单独加班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李曼并没有太过于打扰柳诚,她的男朋友真的在忙正经事。

    柳诚再忙完的时候,就只剩下了柳依诺和柳诚两个人在科威信息了。

    他抻着身子,来到了卫生间,然后眨了眨眼,探出了半个脑袋,看着复式二楼的小客厅里。

    柳依诺正在做舞蹈训练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是准备重操旧业吗?准备打算继续跳舞吗?”柳诚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自己这位姐姐多才多艺,读的是工商管理,却有个跳舞的爱好,当初陈婉若还约定要找柳依诺学跳舞。

    后来…

    柳依诺正在下腰,整个世界在她眼里都是在倒立,这个视角很奇怪,但是她还没做完动作。

    听到了柳诚说话,也没法回话,双手用力,腰一挺,从下腰的姿势,站起身来,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讲道理,柳诚这是第一次见识到柳依诺居然有此等的腰力。

    柳依诺晃着身子说道:“我可是在舞蹈中心当助教来着,可惜了,现在忙,这些功夫都快要丢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去洗澡,洗完澡给我压压腿。”

    柳诚答应了一声,柳依诺双手一伸又下了腰,头颈肩胸腰一节节的向后弯曲,抓住了自己的小腿。

    这柔韧性,柳诚连连感慨,他别说下腰抓腿了,就是下腰抓地面都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他洗了个澡,换了身睡衣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要我帮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客厅里放着音乐,是一段比较劲爆、节奏感很强的音乐,柳诚听了下,也没听出名字来。

    柳依诺趴在了黑色的瑜伽垫上,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来说道:“帮我把腿抓住。”

    柳诚盘腿坐在了瑜伽垫的尾部,抓住了柳依诺的小腿。

    “再往下点。”柳依诺说着话,慢慢的跪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诚听话的点头说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柳依诺提了提背,由颈椎开始,不停的弯着胸椎、和腰椎,一点一点的弯了下去。

    整个身体如同一个u字型一样由腰部折叠,柳依诺抓住了自己的脚裸部分。

    她很久没有做这个“跪-下腰”的姿势,虽然有点不顺,但她还是完成了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要求不能憋气,需要呼吸均匀,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柳诚不知怎么,就想起了那一天晚上,他喝大了,抱着柳依诺睡的那天晚上。

    这个气氛实在是有点怪异,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,呼吸都缠绕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柳依诺慢慢松开了手,慢慢直起了腰还晃动了下身体,才慢慢趴下。

    “好久都没做这个动作了,有点生疏。”柳依诺说这话,掩饰着两个人之间有点变质的气氛。

    柳诚略微有些心虚,刚才那个姿势,实在是有点让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“好了吗?好了我松手了。”柳诚打算逃离现场,在这样下去,真的飞德意志挂号去了。

    柳依诺用鼻子出了一声冷哼说道:“还没呢,你抓紧脚,我还有个动作,自己无法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专业的舞蹈动作叫青蛙胯训练,你抓紧我的脚,我自己一个人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柳依诺腿分开,小腿内侧贴地,然后低声说道:“抓好,我要送胯了。”

    柳依诺如同一只青蛙一样开始绷紧了腿,开始屈膝,胯的位置一点点往下压,然后变成了一个一字型。

    动作十分的专业,青蛙压胯的一个动作,就像是一个青蛙一样,小腿和大腿成九十度角,左膝盖、胯、右膝盖三点一线。

    柳诚这个角度,刚好可以看到那一抹圣光,这么开,他看不到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陡然加重,柳依诺侧着脸,她本来就想到了这种姿势可能会引起什么,但是真的做起来,真的有点难。

    “松开吧。”柳依诺忽然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