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九十六章 遥远的真理

    两人眼神凝重,星团主宰,这种名词,银河根本就没几个存在知道!

    无非就是天心文明、妙尊、真理社等寥寥数个势力知晓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统一力文明,是一个大门槛,象征着物理学达到了一种巅峰。

    是一种巅峰,而非科学整体的巅峰,更不是什么尽头。

    真正达到这个级别的文明,才会知晓,从原始时代到纳米掌控分子,再到皮米层面掌控原子,又至费米层面掌控原子核,乃至阿米层次,掌控基本粒子,一统四大基本力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不过是获得了探索宇宙更多奥秘的门票!

    从智慧生物第一次仰望星空开始,再到统一力玩转物质世界,不过是从婴儿走向了成熟,从学徒走到了毕业。

    然而毕业并非人生的结束,相反,它是开始。

    正所谓知道的越多,未知也就越多。如果统一力是尽头,那真理社又何必如此疯狂追求知识?他们岂不是只能好好过日子了,何必到处闹腾?

    在广阔浩瀚的宇宙中,统一力文明之下,皆为蝼蚁,根本不能说是在探索终极真理,只能说是在完善自己的基本科学体系而已。

    当一统基本力的那一刻,仿佛迈入了全新的世界,可称之为主宰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文明,基本肯定能制霸一片星河,所以初级统一力文明层次就叫做星河主宰。

    银河系之所以有这么多大佬,情况比较复杂,主要原因是,银河系很大!

    相比起诸多矮星系,银河系相当庞大,放眼宇宙也是中上规模。

    周围几百个河系里,也就仙女座星云比它大了,可谓百里挑一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在大小麦哲伦星云、大犬座矮星系、小熊座矮星系、天龙座矮星系……这些个几百亿恒星的普通星系里,一个统一力文明,就能正儿八经地制霸全境,当一个星河主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仅仅是主宰群体里的弟弟。

    随着统一力时代的持续展,随着对暗能量、暗物质、黑洞、神识力等涉及维度科技的诸多领域,理解越深刻。其层次自然也就越来越高,影响力的范围也就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譬如太微华文明,一统庞大的仙女座大星云,是周围五十多个星系的‘宗主国’。

    虽说不是直接且全面性地制霸本星系群,但影响力绝对覆盖本星系群了,在所有星系开‘星河银行’,让别人的文明都使用自己的货币,就是这种影响力的表现。

    太微华文明算是达到了‘星群主宰’这个级别的门槛,简称群主。

    至于黄极口中所说的星团主宰,那就更不得了了,是银河所有文明以及太微华文明,全都要仰望的级存在。

    什么星河主宰,什么群主,都是其势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在室女座方向就有一个‘星团主宰’,而且还是大团主,统一整个室女座星系团,影响力覆盖大半个室女座星系团。

    太微华这种小群主,在其势力范围就有上百个……而且同样是‘星团主宰’的小团主们,在室女座大团主文明覆盖下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这依旧不是巅峰。

    据说还有所谓的‘星界主宰’,势力至少覆盖拉尼亚凯大星系团,可能影响力还蔓延到双鱼-鲸鱼座星系团复合体,乃至极少数的玉夫座长城结构。

    这是统一力主宰里的巅峰存在,境内一般的主宰都只配知晓祂一个名字:兰天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‘兰天文明’,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什么情况,什么层次,到底还是不是个‘文明社会’?就连室女座大团主,都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因为那种大团主,在其范围内都有好几百个……

    真理社众人正是知晓这些秘辛,了解宇宙无边辽阔下,文明的展道路有多深邃。

    所以当黄极说自己的维度理解已经堪比一般星团主宰时,两人都心肝颤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偏科,哪怕只是部分理论层面,这也是极其了不起的成就了。

    对黄极的话,他们都无法证伪,但是身为科学家的直觉,以及黄极表现出来的神奇,都告诉他们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单是无比清晰的高维通讯,怎么破坏中子化身都伤不到本体的距降临,还有那令死兆星暴涨的技术,就是他们所尚未企及的维度造诣。

    紫微……银河系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势力吗?

    偶然拓神情凝重,至于宇真波,口水都快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掌握了团主级维度知识,却连统一力都没有。你在送吗?”宇真波神色癫狂,身体却在疯狂后退。

    很快,他退到到了几十万公里之外,胸前的虫洞,就跟火山喷一样,彩虹光晕不断绽放,无数氤氲着统一力场的器械被他传送了过来!

    那些器械,飞地自动组合,形成了长满尖刺,仿佛病毒般的一颗星辰,直径两千五百公里!

    “统一力之下,与我们是鸿沟般的差距。你只有一颗量子虫洞……而我……有量子集成虫洞之星!”

    宇真波的引力波嘶吼,狂霸而骄傲,身体落在了尖刺星辰上。

    而在这话还没传到黄极身上时,一股混乱而不稳定的统一力就凭空降临在黄极所在的那片时空。

    距离高维打击!

    严格来说,黄极连那颗量子集成虫洞之星的样子,都还没看到,这种打击就已经到了!

    此招屡试不爽,是真理社层出不穷的手段之一,比创世能级死光还要快!

    光的传播还有路径,而这种攻击根本没有弹道可言!如果非要用弹道度来描述,它的弹道度是负数!

    若不是想活捉镇压黄极,他就不是释放实体化统一力场了,而是直接投放毁灭性打击。

    后者比较简单,而前者他们因为理论模型上的缺陷,比较勉强。

    但这么近的距离,还是能锁定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是考验他与偶然拓默契的时候了,通过距打击,投放统一力场镇压黄极,在黄极挣脱前,偶然拓瞬间冲上去用更稳定的统一力场接盘,完成俘虏。

    这一套连招下来,就连天心文明都难以招架,因为天心文明的维度科技,走的不知道什么鬼路子,真理社对其只有嫌弃!

    “嗯?什么?”偶然拓打算冲上去镇压黄极,却现黄极已经先一步离开了距打击的覆盖范围!

    “好东西。”黄极在打击还没有到来之时,就向后挪移了一公里左右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挣扎,凭空降临的统一力场覆盖范围,刚好就在黄极眼前。

    偶然拓看呆了,差之毫厘!差之毫厘!

    覆盖边缘,几乎是贴着黄极的鼻尖!

    黄极只要慢上零点几秒,或者少退后一些,都会被覆盖!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竟然提前躲开……就差一点啊。”宇真波呢喃道。

    偶然拓声音激颤道:“可惜个屁!蠢货,差之毫厘,便是鸿沟!”

    宇真波一愣,也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偶然拓盯着黄极,目光深邃,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思维上不会随意就相信什么,同样,事物生了,也不会轻易认定为侥幸。

    哪有什么侥幸,偶然家族的祖训就是:“真相绝无偶然!梦想永不停歇!”

    黄极……提前躲过,已是不可思议,差之毫厘,更是细思恐极!

    精确!效率!既是科学之骨。

    偶然拓和宇真波,凝视着黄极,没有说话,然而黄极又一次向后闪退!

    “飒!”

    距离高维打击再现!紫色的光雾凭空诞生,覆盖方圆两百米,仿佛时空中忽然加入了‘一帧’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没有源头,没有弹道,没有过程,就那么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回的统一力实体更加稳定凝实,而范围却更小了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黄极这回,也只退后了两百米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!差之毫厘!

    “好厉害……绝无偶然,并非侥幸……黄极!黄极!”宇真波眼睛放光,激动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偶然拓较为冷静,问道:“你如何提前得知?这可是高维打击,根本没有弹道可言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只有一颗量子虫洞吗?知识是知识,再厉害的科学家,没有物质基础也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偷袭对我毫无意义,至于如何做到,恕我没法教你们,你们学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黄极而言,真理社手段强大,很多他都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但距高维打击这种东西,重点在于偷袭,殊不知这是最不可能镇压黄极的手段。

    听到黄极的话,两人并不愤怒,面对黄极深不可测的奇诡能力,也并无恐惧。

    相反,激动兴奋,快乐的都要疯了!

    宇真波表情混乱道:“怎么办!偶然拓!怎么办啊!他好强啊!”

    “单凭一颗量子虫洞,就把维度科技展现得这么精彩,这就是高等维度理论吗?”

    “竟然说是我们学不会的知识……这得是多深邃的理论?”

    “好强啊!怎么办!怎么办!我好喜欢他!”

    偶然拓尽管生性冷静,但此刻也有些无法自持,眼眶都晶莹了,迸溅出伽马脉冲!融化出无数细碎的穷合金微粒!

    “紫微……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黄极坦然道:“银河,猎户旋臂,土生土长!”

    宇真波的身体在量子集成虫洞星上摇曳:“银河竟然出现了这种文明……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    他们对于黄极的展现,只有惊艳,没有一丁点恐慌。

    为了真理,他们百无禁忌。这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生命。别说黄极工程基础薄弱,就算真是星团主宰,真理社也敢招惹,根本不在乎惹来什么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能灭了他们,就说明拥有他们梦寐以求的知识。望而不求,不如去死!

    站在真理社的高度,探索的道路充满荆棘。

    放眼宇宙,银河太小了,尤其是知道远方还有无数恐怖文明之后,深居于银河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,简直是莫大的悲哀!

    虽然总是劫掠各大文明的知识宝库,但得到的东西,也就聊胜于无,基本还是靠自己研究。

    整个银河能被他们看在眼里的势力,并不多,天心文明虽然厉害,但维度领域还不如他们。

    理论方面沉溺于搞什么因果演算系统,工程上也是致力于身体与统一力技术的结合。

    偶然家族就是因为科学展方向的分歧,而叛逃了。

    天心文明都如此,更别说妙尊,真理社打劫过妙尊一次,当真‘空空如也’!

    银河穷乡僻壤,那太微华文明呢?真理社打劫过几次逃犯,得到过不少好东西,但也仅限于边角料。

    太微华文明的制度,决定了逃犯知道不了多少东西,真正能让真理社渴望的知识,都在仙女座星云本土的九大学海里!

    可是那太遥远了,该死的太微华人执行闭关政策,基本不开启虫洞与银河联通。

    只偶尔放一些星盟官员过去议事,顺带彰显一下群主的权威。亦或者千年一次的本星系群战斗大会,才可能多几个人过去。

    显然,怎么这怎么都没有真理社的份。而没有虫洞跨越,想去太微华本土,只能硬飞!

    两百万光年的距离啊!光都要两百万年,灵魂大限也才十二万九千六百年!

    他们死十轮都不够,可即便如此,真理社依旧有人,踏上了征途,正在无尽虚空中朝着仙女座大星云航行!

    有生之年,根本见不到的航行终点,乃至孙子……孙子的孙子……孙子的孙子的孙子……都见不到!

    除了这样的疯狂计划,他们甚至还想毁掉银河黑洞,能不能毁掉还得两说,但这个计划早已经在准备阶段了!

    一方面为了看看奇异点长什么样。另一方面,如果银河毁掉,或许会招来遥远而强横的伟大文明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,更重要的地方,正在于此!

    拿整个银河的存亡,来点燃一场大破灭,激起那高高在上,遥远不可捉摸的存在,关注到银河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毫无疑问的恐·怖组织。

    真理社疯狂、残忍,而又无比的纯粹。

    对于真理的追求已经越了对文明的爱,所谓的文明,就是先驱者为后来者铺路。

    而他们背叛文明,正是想要有生之年看到想看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憋屈在这,只能用一生去给后来者铺路,是对他们最大的折磨。

    可惜,银河的条件就这样,他们再不想铺路,也只能被迫一代代地遗憾憋屈地死去。如今那虚空中,恐怕已经死了两代真理社流浪者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穷乡僻壤里,抢都没什么好抢的地方,如今竟然出现了黄极这种存在?

    星团主宰级的维度理解?真理社能不哭吗?能不激动地狂吗?

    他们不怕有人越他们,他们巴不得银河到处都是越他们的东西!

    “加入我们吧!黄极!星盟有什么好待的!一群没有梦想的废物!一群只知道争权夺利的渣滓!来吧!跟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宇真波激动地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