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6章 赚钱的点子

    刘星目送霍老跟彼得离开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正要关上房门继续吃早餐,突然间整个人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哥哥?”茶几旁的瓜子扬起小脑袋问道,甜糯的话语中带着关心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。”刘星从思绪中回过神来:“你陪小不点赶紧吃早餐,哥哥先出去一趟,很快就会回来的,然后带你去港岛那边玩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瓜子乖巧的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舅舅,那你要快点,要不然窝等下就会将你的肉包子恰骨哒。”小不点跟着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!好!”刘星大笑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前往人鱼湾码头办公大楼的途中,他追上的霍老跟彼得。

    见周围没有其他人,道:“今天早上杜邦集团的股价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在继续往下跌,你放心吧!在记者布会开始之前,只怕不会涨上去。”彼得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房间里面陪着瓜子跟小不点,问这个干嘛?”霍老也是有些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的认知中,刘星可不是这样一个喜欢关注股价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赚大钱的点子,就是有些冒险,你们想参与进来吗?”刘星一脸的揶揄,眼眸中也有着浓浓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彼得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霍老虽然没有说话,但也屏息听着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,那还是因为刘星的商业头脑可不简单,要不然的话,老屋村的集市,就不可能在短短的两年时间,被他经营的这样繁荣了。

    刘星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才小声道:“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我们大家都知道杜邦集团的股价,在记者布会开始之前,那是绝对不会往上涨,这几乎是一个不用脑袋想都能确定的事实,那么……在这段时间,我们为什么不孤注一掷去买杜邦集团的股票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记者布会的内容一旦被媒体传播出去,那杜邦集团的股票肯定就会往上暴涨,涨幅多少我不知道,但赚钱几乎是绝对的。”顿了顿,刘星有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霍老跟彼得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他们俩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特备是彼得,眼眸中有着激动之色,他在回过神来后连问刘星:“那你现在打算买多少杜邦集团的股票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身家,只有五千万左右,但也不能买这么多,因为我身边周转的资金只有一千多万。”刘星苦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这点钱……

    在彼得面前可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但彼得却是没有去细究这些,在跟霍老对望了一眼后,道:“我要是能借钱给你去炒杜邦集团的股,你打算借多少。”

    这其实是在试探刘星,看看刘星的胆量有多大。

    当然了,胆量跟胜算其实也是挂钩的。

    刘星的胆量越大,那胜算自然就越大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,你能借给我多少我就要多少,而且会毫不犹豫的全都买杜邦集团的股票。”刘星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:“给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怎么样,敢不敢放手搏一把?反正你们不敢的话,我也会让我姑姑去暗中操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敢?”彼得摊了摊手:“不过这事情你现在才提出来有些仓促了,我就算是回去跟波士顿大财团的股东们说只怕也是来不及了,因为他们要决定投资,往往开会商量都需要半天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他能拿出来的钱也不多。

    而去找波士顿大财团的话,时间上只怕又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刘星,我很看好你这次的想法,钱方面你不用担心,我给你去想办法。”霍老猜出了彼得心思,当下表态道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是彼得不说这话。

    他也不打算让刘星找彼得借钱。

    因为彼得是资本家,走的太近可不好。

    而他借钱给刘星的话,那可是能省掉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“只是您哪里能拿出这么多钱啊?”刘星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要是不要脸面去向其他有钱的家族去接,那他宁愿不赚这个钱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,大概半个小时后,js银行就会给人渔湾码头的账户打两亿资金,但丑话我必须说在前头,这钱不是我个人的,哪怕这次你炒股亏的一分都没有了,那也必须还。”霍老严肃切认真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自然也是看好杜邦集团的股价会暴涨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他断然是不会这样做的,更加不会参与进去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深知刘星有还钱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刘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亿资金,那要想割杜邦集团的韭菜可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霍老都表态了,那我也出两亿资金,不过刘星我得提醒你,炒股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简单,虽然你看准了杜邦集团股价的走势,但有些操作我觉得你还是交给专人去处理的好。”彼得将心里面的想法给出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,知道你在炒股方面有门路。”刘星闻言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还真说对了。”彼得自信的点头:“这样吧!我马上就去找我叔叔,让他第一时间去买四亿杜邦集团的股票,钱方面你刘星先欠着,要是亏了,我在找你要钱,要是赚了,到时候我也会将分红打到你的账户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还得回老屋村的集市看病,不会乱动手脚的。”顿了顿,彼得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行。”刘星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毕竟彼得这样看的起他,他要是拒绝的话,那可就有些不够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的话,岂不是没有我什么事情了?”霍老苦笑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不!我的两亿里面,有您的一半,到时候亏钱了不用您负责,赚钱了分红我们一人一半。”刘星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哪行。”霍老连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要是为了分红,他根本就不会参与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您就别拒绝了,这钱您不要,到时候可以捐给国家啊!咱们国家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。”刘星笑着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不傻,其实早就知道了霍老的心思。

    之前肯借钱给他,那只怕也是国家的钱。

    这其中风险系数,他自然是清楚的很,所以不管借没借,他都必须领这个情。

    霍老听见刘星这样说,当下只得赞同的点头:“那好吧!咱们就分头行动,彼得你去处理杜邦集团股票的事情,而我去找刘玲玲安排记者布会,到时候咱们俩个派人多联系,必须等股票买到手了,才将记者布会召开,这样的话,咱们买下杜邦集团股票的风险就少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彼得的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霍老转身就朝办公楼走去。

    彼得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,也去找波士顿大财团的股东去了。

    刘星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,笑了笑也回去继续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十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刘星牵着瓜子、小不点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廊上,王昆仑、陈四海、邓志龙等人见状,连忙走在前面开路,不让任何陌生人靠近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办公大楼的门口后,就与小王带领的一队黑衣人汇合了。

    其中彼得就在这些黑衣人的中间,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这让刘星看着有些哭笑不得:“你就一个人去港岛吗?连一个自己人都不带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我的私人游艇上。”彼得摊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刘星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在等一下霍老?”彼得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要是有话要说的话,只怕早就来了。”刘星伸手抱起瓜子,牵上小不点后,就朝码头走去:“咱们走吧!到时候碰到了凯伦,只怕想走都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彼得连忙跟在了刘星身后:“对了,杜邦集团的股票已经买了,我们俩买了五亿,钱都是我叔叔垫付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彼得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:“不过我叔叔在知道这里面的内幕后,他也买了一些,你可不要介意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个我介意干嘛,有钱本来就应该大家赚的。”刘星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还没有明白我话中的意思,我叔叔现在炒股,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那就是大手笔的,他……他跟我父亲等股东商量了一下后,就直接买了杜邦集团二十亿股票,加上咱们俩的,足足二十五亿。”彼得摊了摊手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刘星闻言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波士顿大财团这次要搞残杜邦集团啊!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,我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叔叔说了,哪怕这次杜邦集团的股票没涨亏了好多钱,他也不会找你要钱,当然了,暴涨的话,属于你的那一份肯定会给你的,因为你给他提供了这样一个赚大钱的机会。”彼得讪笑说道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波士顿集团的股东都一直认为。

    这次买下杜邦集团的股票绝对不会亏本,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刘星在回过神来后,那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几乎可以预料得到,波士顿大财团这一出手,杜邦集团的股票就会嗖嗖嗖的往上涨,要不然彼得不会跟他说亏了不会找他麻烦这句话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至少他一分钱不花,就薅了杜邦集团的羊毛,在同时还大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至于多少虽然现在说不定,但几千万那是有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刘星就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正要问一下彼得杜邦集团股票现在的走势。

    手中抱着的瓜子开口了:“哇……哥哥!哥哥!你快看,那是不是就是来接咱们的私人游艇啊?”

    刘星闻言看向了海面:“应该是吧!不过咱们这么多人,这私人游艇能坐的下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转头看向了彼得。

    “我的私人游艇可不止一艘。”彼得揶揄的笑了笑,在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后,指了指东南面海域越来越大的白点:“看到没有,那些都是我的私人游艇,只是目前还没有来人渔湾码头集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刘星闻言,那是笑着等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在彼得的带领下,一行数十人上了最大的那艘游艇。

    码头上的小王朝刘星挥了挥手:“到了港岛那边,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报平安,霍老说了,要你不要太相信李人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刘星回了一句后,就跟在彼得身后,带着瓜子、小不点走进了一旁的小门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十二点。

    人鱼湾码头,办公大楼一楼。

    记者布会如期举行。

    因为凯伦这次有准备的原因,好多外国记者也参加了这次的记者布会。

    而布会的内容,毋庸置疑围绕着一个主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杜邦集团在化肥供应上与z国的合作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被各大媒体一报道出来。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杜邦集团的股价那是应声上涨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说是应声暴涨才对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现象,凯伦、艾丽丝那自然是激动的不行。

    杜邦集团方面,各大股东也是欢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杜邦集团这股票一涨上去,那神秘外企以后在想威胁到他们,只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记者布会上,凯伦跟艾丽丝也没有傻到去提这个神秘外企,毕竟这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。

    国内记者们这个时候似乎也察觉到了这里面的内幕,所以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神秘外企,而是问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霍老安排好的,其目的就是要凯伦跟艾丽丝不要去怀疑暴涨的股价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在记者布会结束后,他老人家还特地给凯伦跟艾丽丝安排了相关的庆功宴。

    只可惜,凯伦跟艾丽丝根本就不领情,连招呼都没打就带着所有人坐船离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去哪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霍老清楚,现在这样平静的背后,绝对是‘暴风雨’即将来临的征兆。

    因为他跟凯伦打过很多次交道,深知凯伦跟杜邦集团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。之前的中信合资水泥厂事件是这样,这次的化肥事件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怎么样报复他跟刘星还有彼得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来到了一月十七号的早上九点。

    霍老因为挂念着刘星安危。

    所以就没有第一时间回去。

    而是在人鱼湾码头的办公大楼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后续该怎么样对付杜邦集团,还有展化肥相关产业,他还得好好问问刘星。

    就在有些担心刘星为什么没有打电话过来报平安的时候,刘玲玲急匆匆的出现在他的房门口:“霍老,大事不好了,这个该死的凯伦,他单方面撕毁合约,以杜邦集团股票暴涨为由,让z国国内的尿素、磷肥、碳铵、氮肥再一次涨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担心,我们手中现在购买的各种化肥能用到一九八五年去。”霍老闻言先是一愣,接着淡笑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那用完了怎么办?”刘玲玲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刘星没有跟你说,他跟彼得要打算进军化肥领域吗?”霍老一脸的揶揄。

    “啊?”刘玲玲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个刘星,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后手准备啊!

    这样说来,她的担心是多余得了。只要彼得愿意跟刘星合作,那以后只怕杜邦集团要想垄断z国的化肥市场是痴人说梦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国内的化肥涨了多少?”霍老端起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,然后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普通的碳铵、磷肥、尿素涨了一倍,这个还能接受,但氮肥、钾肥可就涨的猛了,尤其是钾肥,直接翻了十倍。”刘玲玲面色凝重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那就是说,现在要想在杜邦集团手里面买一包钾肥,得花五百块?”霍老瞪大了眼睛看着刘玲玲。

    “嗯,可能还不止。”刘玲玲轻叹一声:“钾肥我们国家的农民虽然用的少,但涨价这么多,只怕根本就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还想着打电话去跟凯伦交涉一下,最后想想还是想跟你汇报的好。”顿了顿,刘玲玲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对,不过你放心好了,刘星其实早就猜到了这个凯伦跟杜邦集团在股价上涨了后,会出手报复,所以你不用担心,等着就行。”霍老在笑了笑后,就揶揄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刘玲玲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霍老神秘的回道。

    刘玲玲没法,只得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房间内书桌上的电话却是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霍老拿起来一接,见是刘星的声音,那是开心的笑了出来:“你小子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刘星:“爷爷,您总得先让我找到电话才行吧?总之呢!我在港岛这边好的很,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霍老:“没事就好,对了!杜邦集团单方面撕毁合约将化肥的价格涨上去了,这事情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刘星:“彼得已经跟我说了,他还说杜邦集团的股价就因为这个涨价,一下子就暴涨了百分之五。”

    霍老:“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?”

    刘星:“您别担心,现在杜邦集团股价暴涨,那对咱们可是有大好处,不要忘记了,我跟彼得可是买了杜邦集团的股票,它涨的越高,我跟彼得就能赚更多的钱。”

    霍老:“这我知道,但股价总会有停止暴涨的那一天啊!”

    刘星:“等到那一天,我跟彼得就会抛售股票,然后在使出杀手锏,让杜邦集团的股价再次跌倒谷底,这辈子都别想涨回去。”

    霍老:“你确定这个杀手锏有这样大的威力?”

    刘星:“那是当然,而且我还可以告诉您,我这这个杀手锏还可以让全国八亿农民吃饱饭,再也不用挨饿受冻了。”

    霍老闻言呼吸都急促了起来:“那好吧!具体我就不多问了,问了我知道你在电话里面也不会多说,那在这段时间,我需要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刘星:“既然杜邦集团这样快单方面撕毁合同,那您就去准备地皮,让我跟彼得建造化肥厂吧!还是那句老话,咱们出钱,彼得出技术,在未来的一年时间内,彻底的打破杜邦集团在化肥领域的垄断。”

    霍老:“我懂了,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,我这就去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刘星:“嗯。”

    霍老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理性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章送到。

    求订阅。

    月票。